赢球就是德国人 输球就是移民 不满歧视厄齐尔怒退国家队

鸭脖视频yabo|鸭脖娱乐app  » 鸭脖视频yabo »  赢球就是德国人 输球就是移民 不满歧视厄齐尔怒退国家队

赢球就是德国人 输球就是移民 不满歧视厄齐尔怒退国家队

0 Comments

图:月13日,效力英超阿森纳的德国国脚厄齐尔(左)在伦敦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赠送球衣/法新社

综合法新社、路透社、德国之声报道:土耳其裔的德国国脚厄齐尔5月份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会面并合照,引发争议。厄齐尔22日打破沉默发表三篇声明,首次回应“合照门”事件,指自己遭受种族歧视和不尊重,宣布退出德国国家队。德国足协否认“种族歧视”指控。

今年5月,争取连任的埃尔多安访问英国期间,在英超效力的德国土裔球员厄齐尔和京多安会晤埃尔多安,并赠送球衣合照留念。事件在德国国内引发争议,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点名批评两人为埃尔多安助选,也有网民称厄齐尔见“独裁者”埃尔多安,与德国的价值观不符。

德国在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表现极差被淘汰出局,厄齐尔成为众矢之的,被右翼政客连番攻击。立场极右的德国选择党(Afd)的官员迈尔在推特上说:“如果没有厄齐尔,我们就会赢!”

缄默数月的厄齐尔,22日突在推特发表三页言辞激烈的声明,并宣布退出德国国家队。

在第一篇声明中,厄齐尔为他与埃尔多安的合照辩护,“我是一位足球员,并不是政客对我来说,与埃尔多安总统合照与政治或者大选无关,那是对我的家人所在国家的最高职位的尊重。”身为第三代土裔移民的厄齐尔提及自己的祖籍根源,表示他的母亲始终教导他,永远不要忘记“我是从何而来”,“我有两颗心,一颗是德国的,一颗是土耳其的。”

厄齐尔同时指责部分德国媒体搞针对,为了“政治利益”,一再利用这一事件进行宣传。他质疑有人在关于移民球员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为何他会被称为土裔德国人,而其他德国球员,例如波多尔斯基和克洛泽,却不会被称为“波兰裔德国人”,“难道是因为是土耳其?因为我是?”

厄齐尔严厉抨击格林德尔试图利用此事“大做政治文章”。厄齐尔称,在格林德尔及其支持者眼中,“我们赢球,我就是德国人,我们输球,我就是移民。”“我对他(在此事件中)的所作所为失望,但是并不吃惊。我不想再做他工作无能的替罪羊了。”

厄齐尔表示,多家赞助商在事件发生后回避与他合作,而德国足协并没有为他提供支持。他写道,由于存在“种族主义和不受尊重”,“我曾经带着无比自豪和激动的心情穿着德国队队服征战,但是现在不会了”,经“深思熟虑之后”退出国家队。

现年29岁的厄齐尔,是德国赢得2014年世界杯冠军功臣之一,司职中场的他92次代表德国队出战绿茵场,射入23球。欧洲球队里有很多移民球员,但极少出现成员因为种族主义宣布离队。

德国足协官方23日发表声明,感谢厄齐尔的贡献,尊重其决定,但对厄齐尔提到的种族歧视予以否认,称“(德国)足协在民族融合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23日称,尊重厄齐尔退出国家的决定。“总理高度重视厄齐尔。他是一名伟大的足球员,对国家队贡献良多。”

德国司法部长巴利称,倘若像厄齐尔这种伟大的德国足球员,在这个国家不再感觉到被需要,或是不再想要代表德国队,这就是个警告。畅销右翼报纸《图片报》写道,“厄齐尔沉浸于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受害者角色。”该报还指控厄齐尔用英文发表声明,是为了博取更多眼球。

在另一方面,土耳其纷纷称赞厄齐尔的举动。土耳其司法部长古尔称,“厄齐尔藉由脱离国家队,在对抗法西斯主义病毒一役攻进最出色的一球,我向他道贺。”土耳其体育部长卡萨波格鲁称,“我们全心全意支持我们的兄弟厄齐尔的光荣态度。”

图:6月17日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对阵墨西哥,德国国家队球员合影。前排右一为厄齐尔/法新社

在刚刚过去的俄罗斯世界杯,移民球员大放光彩。法国时隔20年再次捧得大力神杯,在该队的23人大名单中,19名球员都是新移民或移民子女。姆巴佩、博格巴和乌姆蒂蒂等祖籍非洲的球员表现出色,围绕着诸如法国队胜利是否“是非洲的功劳”,也再次引发热议。

在国际足联(FIFA)的宽松政策下,本届世界杯32强总计736名球员中,有145人都是所谓的“外援”,占参赛球员总人数比例的19.7%,有差不多1/5的世界杯参赛球员是通过改国籍,或以双重国籍身份参加大赛的。

刚宣布退出国家队的厄齐尔本人是第三代土耳其移民,自2009年以来是德国国家队的一员。在他的自传里,厄齐尔写到了当初做出这一决定的艰难。他的母亲希望他加盟土耳其国家队,父亲却主张他为德国队踢球,最后厄齐尔听从了老爸的意见。

土耳其《自由报》的体育记者巴萨兰说,“出身土耳其移民家庭的德国运动员在两个国家之间左右为难。厄齐尔在土耳其被批评不为祖国踢球,现在又在德国受到非议。不可否认,这样的运动员面对无法逃避的文化冲突。”

与此同时,厄齐尔又是足球与政治错综关系的受害者。在足球运动历史上,一再有球员因其政治倾向受到指责。巴萨兰说:“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政治理念对他人做出判断。我们要不就应该把政治和足球彻底划清界限,要不就应该接受运动员个人的政治观点。”

德国土耳其裔国脚厄齐尔因为“合照门”退出国家队,再次让德国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问题浮现。

由于历史原因,二战后有大批土耳其人移居德国,逐渐成为德国境内第二大族群,约为300万人。与其他在德国的外国移民相比,土耳其移民融入德国社会的程度相对较差。当极或种族主义思维兴起之时,土裔德国人经常成为箭靶之一。再加上近年来因为中东难民大量涌入,造成德土两国的矛盾愈来愈深。

在德国国内,反移民的右翼团体“ 欧洲爱国者西方化运动 ”(Pegida)近年多次发起反对国家化的。难民问题也让反移民右翼民粹政党德国选择党(AfD)崛起,在去年大选首次进入联邦议院,并成为第三大党。

正是因为在德土耳其人众多,当中有144万人更是土耳其大选的合资格选民,德国成为土国政客的必争之地。去年3月,土耳其官员为即将举行的修宪公投赴欧洲拉票,但连番被荷兰等国阻挡,理由是担心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权力过大。

埃尔多安随后严词批评德国及其他欧盟国家阻挠土国官员到当地为修宪公投拉票,更点名称德国总理默克尔是“纳粹”,土德撕破脸,口水仗不断。去年九月德国大选时,埃尔多安公开呼吁在德土人不要支持默克尔,更形容她为“土耳其的敌人”,被德国批评“干涉他国内政”。今年6月,埃尔多安在大选中获胜,默克尔拒绝祝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